鲁法资讯 不仅闯卡还醉驾!数罪并罚10个月(7则

  3月10日下午,高唐法院运用互联网庭审系统,对一起涉疫情防控妨害公务、危险驾驶案件依法进行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该案依法适用速裁程序,被告人在看守所通过手机远程参加庭审。法官、公诉人、被告人分处法院、检察院、看守所三地完成了庭审全过程。此案是聊城市首例宣判的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犯罪案件。

  2020年1月27日,被告人崔某某醉酒驾驶轿车,沿高唐县东兴路由南向北行驶至鱼邱湖街道周官屯村村口,该村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设置拦截、检查点,防止外来车辆驶入。被告人崔某某强行驾车闯入村口,将宣传条幅撞坏并与现场村民发生争执。随后,高唐县公安局鱼邱湖派出所干警接到报警后来到现场。被告人崔某某不听劝告,推搡、挣脱处警人员,挥拳殴打一名民警脸部,并将其眼镜打坏。案发后,经物证鉴定,被告人崔某某血液乙醇含量为233.0mg/100ml。

  法院审理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崔某某犯妨害公务罪、危险驾驶罪罪名成立。被告人崔某某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应当从重处罚;鉴于被告人崔某某自愿认罪认罚,且具有坦白情节,可以从轻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相关规定,遂当庭作出判决,被告人崔某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被告人吴某是山东枣庄市人,2016年年初陪朋友来博山时,偶然结识了被害人韩某(女),二人从此通过电线月,吴某以家族企业资金周转困难、办理贷款等理由多次向韩某索要钱款,韩某多次向同事、亲友等借款并汇给吴某,累计45万余元。

  博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吴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吴某曾因犯诈骗罪被判处缓刑,在缓刑考验期内重新犯罪,应撤销缓刑,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宣判后,吴某未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本案中的吴某对韩某称自己家里有家族企业,并且多次开着名牌车来博山见韩某,每次都衣着光鲜、出手大方,足以让人产生他是个“富二代”的印象。实际上,吴某是个无业游民,家境一般,因为沉溺于玩网络充值游戏无法自拔,借了大量债务,导致妻子与他离了婚,孩子也无力抚养,只好交给父母帮忙带着。为了继续玩网络充值游戏,吴某心生歹念,产生了诈骗的犯罪故意。在认识韩某之前,他就打着“富二代”的名义分别与两个女孩谈恋爱,熟悉之后就谎称家族企业经营遇到暂时的困难,只要能借到一部分周转资金,就能通过关系协调下来一笔贷款或者中标某个大型工程,家族企业就能起死回生,归还借款只是小意思。通过这种“小伎俩”,吴某骗取了两个女孩的信任,诈骗了38万余元,被当地司法机关查处后,家人四处举债替他退还了诈骗款,取得了两个女孩的谅解,当地法院对他适用了缓刑。但吴某仍然不思悔改,为了继续玩网络游戏,也为了归还家人替他借的债务,在遇到心思单纯的韩某后故技重施,又诈骗了韩某45万余元。

  一、天上掉下来的“王子”也可能是个假馅饼。很多人都读过、看过灰姑娘与王子的童话故事,很多少男少女都有嫁给王子或者娶个公主的憧憬。但童话终归是童话,现实生活中发生的几率很小、很小。一些犯罪分子恰恰利用人们的这种憧憬,把自己包装成一个“王子”、“公主”,骗取人们的信任后实施诈骗。在这里提醒大家谨记:天上不会无缘无故的掉馅饼,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掉“王子”、“公主”,这种妄想实际上是一种另类的“贪念”。

  二、不要超过自己的偿还能力过分举债。本案的被害人韩某家庭一般,在某个单位干临时工,面对“男友”的借钱请求,她开始向亲友、同事借钱,逐渐累积到45万之巨,严重超过了她的偿还能力,被亲友、同事起诉到法院,到现在还一直背负着巨大的金钱压力和沉重的人情债。在此提醒大家,借钱是生产生活中的一种正常现象,但不管是基于人情帮忙,还是生产经营需要,借钱之前都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偿还能力,要考虑到万一资金链断裂如何归还,不要严重超过自己的偿还能力而过分举债。

  房子在当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很多人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可围绕房子产生的纠纷不胜枚举,其中借名买房产生的麻烦就不少。近日,兰山法院就审结一起因借名买房朋友之间反目成仇对簿公堂的案件。

  所谓“借名买房”,就是出资人借用出名人的名义购房。房产证上的名字是被借名人,但是房款由出资人支付,房屋由出资人实际占有使用。2008年4月份,朱某以宋某的名义出资首付并在银行贷款按揭购买了一套房产。

  此后几年,朱某多次与宋某协商,要求按照约定把产权变更在自己名下,可宋某拒绝配合办理过户手续。因为担心“房”“钱”两空,朱某于2019年10月份停止了向贷款银行每月定期还款。事情总得解决,无奈之下,朱某将宋某、第三人贷款银行诉至兰山法院。

  庭审之中,朱某提交了银行存款回单、定金收据、物业费、水电费、暖气费等定金收据,证明涉案房屋所有权归自己所有。宋某代理人对涉案房屋系原告借名买房的事实认可。第三人贷款银行表示,按照借款合同约定,宋某自 10 月 1 算起的利息及剩余本金6余万元尚未偿还,同时,后续办理一系列手续都需要宋某本人签字确认。朱某当庭表示可主动支付剩余房款,以便银行协助宋某办理过户手续。

  兰山法院认为,朱某与宋某对于借名买房的事实均无异议,朱某与宋某之间构成借名买房关系,借名买房的行为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亦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应属有效。朱某作为案涉房屋贷款的实际还款人,有权选择提前清偿贷款并办理解除抵押登记手续,第三人贷款银行应当予以协助。

  根据相关法律,兰山法院判决涉案房屋归朱某所有;第三人贷款银行协助朱某办理解除抵押登记手续;宋某于房屋抵押登记解除之日起十日内协助朱某办理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条规定,当事人有证据证明不动产登记簿的记载与真实权利状态不符、其为该不动产物权的真实权利人,请求确认其享有物权的,应予支持。

  但是,借名买房也有巨大的风险,千万要当心。这些风险包括但不限于:1、名义产权人反悔,而出资人又不能充分证明双方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和支付购房款的事实,要想取得房屋产权或收回购房款就会很困难。2、名义产权人陷入债务或离婚纠纷,则房产很有可能被查封或拍卖。3、名义产权人不守信用私下卖房,那么真正出资的购房人就可能无法追回该房产。4、如果借名买房购买的房屋为经济适用房等特殊房屋,该借名买房合同一般被认定为无效。其法律依据是当事人存在恶意规避法律或国家政策的行为,属于《合同法》中关于违反法律规定或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无效合同情形。即便双方签署了这种书面协议后,向公证机关申请公证,公证机关也不予受理。

  3月10日,环翠法院执行局内,几张长长的申请人信息单终于逐一核对完成,随着远程打款的进行,76起执行案件一并顺利执结,共计80余万元执行款陆续转到了各申请执行人指定的银行账户。

  一切还要从去年说起。赵某与其他几十位工友一样,共同工作于某公司,却没想到该公司由于经营不善,自2019年9月起便停止了营业。赵某及工友们被拖欠了数十笔工资,无奈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公司支付劳动报酬、一次性补偿等。

  拿到支持己方的仲裁决定书后,赵某及工友们稍稍安下了心。可直到约定的期限到临,公司并没有主动履行给付义务。商议后,部分劳动者到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去年年底,环翠法院执行局便注意到了这几起案件——被执行人相同、案情相似,案由均为劳动争议,每个案件的款项从几百到上万元不等。经查实,后续还有数十起类似案件,涉案人数较多。为确保申请人能够尽快拿到执行款,也为了避免后续案件聚集可能发生的隐患,执行干警赵斌、江涛决定从已立案的案件切入,先行介入。

  自去年以来,涉案公司卷入了多起诉讼,面临了巨大经营危机,以该公司为被执行人的相关案件执行起来也具有较大难度。为避免简单财产拍卖导致的公司破产、后续申请执行人权益无法兑现等问题,环翠法院执行局全面研判该公司诉讼情况,积极参与协调,提出解决方案,建议以盘活企业资产为重心,推动该公司良性发展。

  春暖花开,疫情暴发的寒冬正在过去。在多方帮助协调下,该公司终于确定了投资方,虽然还面临不少困难,但已有望重启经营。有了投资方,执行便有了着落。在进一步的执行协商中,该公司表示愿意主动履行给付义务,同时也说明了当前的困境:资金仍紧张,重启经营也面临人员短缺等问题。在劳动仲裁时,因公司无法经营,许多劳动者被解除了劳动合同;如今公司可以继续经营,若原公司员工可以留在该公司工作,既可以满足公司的用人需要,也能解决申请人的工作困境,最关键的是,企业重新经营也将为后续执行带来有效保障。

  为此,执行干警联系众多劳动者,开始了一次次协商。最终,该公司与申请执行的67名劳动者达成合意,商定了最终执行金额,不少劳动者也表示愿意回到原公司工作。万事俱备,案件终于到了执行的最后环节。为避免人员聚集引发的感染风险,也为了减少申请人诉累,环翠法院执行局决定隔空发放执行款。申请执行人确认本人身份信息及收款账户后,便可直接远程收取执行款。

  76起案件一并执结,劳动者领到执行款,喜笑颜开;企业减缓了执行压力,又重新具备了经营能力,舒展愁眉。疫情终将过去,愿护你复工有序。

  今年三月份,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台《关于民事执行案件执前和解的若干规定(试行)》,龙口法院被烟台中院确定首批试点法院。为切实做好试点工作积累经验,龙口法院执行局深入学习领会规定内涵,并根据执行工作实际情况,制定《龙口市人民法院执前和解操作规范》,成立执行和解中心并配备3名常驻执行和解员。3月10日,首例执前和解案件顺利办结。

  本案中,申请人赵某某与龙口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因违约金等问题无法协商一致,诉至龙口法院。经法院调解结案后,涉案公司未按期履行法定义务,赵某某申请立案执行。案件流转到新成立的执行和解中心,执行法官按照龙口法院执前和解操作规范,询问申请人赵某某是否同意执前和解,在执行法官一番释明后,赵某某抱着尝试的态度表示同意。和解中心立即提起网络“总对总”查控,对被申请人财产进行控制。因疫情防控需要,执前和解员在不接触当事人的情况下,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不断做双方工作,最终促使双方达成和解,被申请人于当日将债务履行,案件办结。

  为切实解决执行难,建立自动履行激励机制,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民事执行案件登记立案前,人民法院可以委派人民调解、商事调解、行业调解等组织的调解员或者律师,通过以下流程组织当事人进行和解,促使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义务,或者促成当事人就履行生效法律文书达成执前和解协议。

  官司打到了执行阶段,往往也是矛盾最为深重对立之时,而执前和解,是介于执行立案登记、执行实施之间的一项重要节点,是在法理和情理上为有和解意愿的当事人设置的人性化“台阶”,和解的同时采取网络查控措施,避免被申请人借和解机会转移财产,从根源上解决了申请人的后顾之忧。龙口法院执行和解中心的成立对于缓和当事人双方矛盾对立,节约司法资源,降低当事人执行成本,及时兑现胜诉当事人合法权益都具有重要意义。

  该中心主要负责民事执行案件登记立案前和解工作,由日照开发区法院选拔委派来自人民调解、商事调解、行业调解等调解组织的10名调解员和律师入驻中心,开展执前和解工作,促使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义务,实现“案结事了人和”。当事人因意见分歧较大无法达成执前和解协议的,再由立案庭及时登记立案,转入执行程序强制执行。

  近日,青岛市市北区法院通过互联网线上庭审,促成原告青岛某医疗器械公司与被告青岛某医院买卖合同纠纷达成调解。市北区法院办案法官从中积极协调,既保护了医疗器械生产单位的合法权益,也维护了医疗机构在社区防疫中的作用和良性运转。

  2017年10月,青岛某医院与青岛某医疗器械公司签订一份《医疗器械销售合同》,并约定:该医院向该公司购买医疗设备,合同总价70余万元。随后,该公司按照合同约定交付货物并完成设备的安装调试,但一直未收到货款。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该公司诉至法院。

  在该案审理过程中,办案法官宋治宇了解到,该医院在此次疫情防控中积极投身社区防疫工作,在采购相关医疗防护物资方面投入了相应资金,做出了积极贡献。同时了解到,该医院对供货事实争议不大,希望法院居中做工作争取协商用分期付款的方式支付货款,以减缓当前受疫情防控工作影响而造成的自身资金压力。在得知该情况后,办案法官从疫情防控大局出发,第一时间打电话联系该公司代理人,向其转达了调解意向,希望能在一定程度内给予该医院一定的宽限期,以缓解当下资金压力。经过法官耐心细致地沟通协调,该公司对该情况表示理解,同意协商解决。

  在法官的主持下,双方当事人经过对账、协商沟通最终达成如下分期付款调解协议:该医院于3月15日之前支付货款32万余元,于4月30日之前再支付货款32万余元。至此,双方握手言和。